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爱了你整整一个曾经

我爱了你整整一个曾经

时间:2016-11-07 20:49 点击:
 

  很多年后,经历了一系列的坎坷,我才发现,人生就是由遗憾悔恨痛苦悲凉等等交汇在一起的一条漫长的河流,你永远没办法知道这条河流什么时候会惊涛骇浪,把你掀下水,也没有办法预测到风云突变。你会在孤独的木筏上被浪头砸晕。更没有办法躲避那些风雨雷电,暗流汹涌,以及河流中宛如浮木一样的鳄鱼。

  即便你九死一生,飘出这条河流,投奔向海,那里也有更多的危险,你知道,那里有鲨鱼。

  ______引自《漫长的河流》

  1、你在橱窗前,凝视碑文的字眼,我却在旁静静欣赏你那张我深爱的脸。

  许童童来的时候,我和宋念仁正在街上奋力的发传单,为这个月的业绩而努力着。

  远远的,就看见她穿着CK的呢绒裙子和Gucci的鹿皮短靴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宋念仁身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转身走上了不远处的一辆法拉利跑车,扬长而去。然后我就看见宋念仁站在那一动不动,视线随着跑车离去的方向,久久不曾离开。就在这时,我期盼的第一场雪,在这样的场合下不期而至,人若伤,天亦是悲的吧。我走到宋念仁身边,轻轻拂去他头上的雪花。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压低声音,却是掩饰不住的凄凉:程小雨,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我一怔,盯着他灰暗没有光泽的眼神,酸楚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下,我们就这样在大街上僵持着。

  是,我早就知道。一个月前许童童第一次晚归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当晚她出奇的开心,撕扯着我的衣袖一脸幸福的对我说:小雨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觉得女人可以如此幸福,被一个男的宠着爱着,我的所有要求他都答应,你看,说着,她跑去沙发上拿起一个崭新的包包对我说:CK的,怎么样,漂亮吧。 宋念仁发财了啊,怎么能给你买的起这个。我惊讶的问。小雨,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连一万块钱的戒指都买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还在他身上浪费什么感情,杜哥多好啊,我们只不过跳了一支舞而已,包包就到手了。她拿起包包在镜子面前左照右照,时不时回头问我:好看么。我点点头,她看似兴奋地不得了。很多年后,当《北爱》播出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当年的许童童和北爱里的杨紫曦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杨紫曦和安迪在一起后,曾对吴狄说:你一直都给我这个梦,我现在已经二十六岁了,我不能一直靠着梦想过日子啊,我现在终于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可惜这些东西你给不了。在真爱与金钱面前,她毅然决然的奔向了跑车和大房子。就像现在的许童童,相恋四年比不过别人给她的一个名牌包包。我忿忿不平的问许童童:你要跟那叫什么杜的在一起,那宋念仁怎么办。小雨,你以为我们在拍电视剧裸婚啊,我可没童佳倩那么伟大,我需要钱,你懂吗?她把包包放进衣柜随即走进了浴室,从容淡定到好像宋念仁根本不是她的谁。我微微有点小开心,而后又难过,如果宋念仁知道了这件事怎么办? 盯着浴室的那扇门,听着她在里边哼着小曲,我的心早已五味杂瓶。

  后来,每次到嘴边的话却被宋念仁一句“童童她又怎么了”尽数吞回肚子里去。最终我还是选择不说,我怕宋念仁难过怕他悲伤,我知道,宋念仁把许童童爱到了骨子里。

  宋念仁松开我的手,踉跄的退后一步:程小雨,你们女人都是为了钱可以出卖爱情的吧。听着他痛苦与酸涩的声音,我的心狠狠一沉,忽然有种想抱住他哭的冲动。宋念仁指着橱窗内摆设一枚精致的戒指喃喃道:还有几天我就能买了,可惜她却提前离开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难道连这几天都不能等么。 看着那枚戒指,想起他每次发传单受挫后就总会走到这个地方,他说他看着这枚戒指就是动力,他一定要为努力冲业绩为许童童买这枚戒指,而今天,许童童恰巧选择在这个地方分手,无疑给了宋念仁致命一击。我再也忍不住流下了泪,仰起脸看着他,朝着他大喊:宋念仁,你可不可以清醒一点,许童童背叛的是你们的爱情,不是背叛的这枚戒指你懂不懂,假如你给她买了这枚戒指,她还是会离开,她要的不只是这些,你懂不懂懂不懂啊。其实我多想对宋念仁说,许童童她不值得,多想说,为什么有许童童在的地方你从来都不曾多看我一眼,多想说,无论你是怎样,我一直都在。

  宋念仁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橱窗前的戒指。我也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凝视着他俊逸的侧脸,天已经微黑,华灯初上,街头暖色调的灯光映在他脸上,忽然就把他脸部的线条柔化了。看着他好看的面容,我的心微微荡漾,这张脸,我整整爱了四年。

  2、你为她封锁了心,我却为你倾尽了整座城。

  我跟一个人从小把我拉扯大的母亲断绝了关系,为了一无所有的宋念仁。我记得,我离家前妈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坚定的笑笑:我不会。我相信宋念仁,一颗心一个人,再也想不出更好的词去形容他爱一个人的内种执着。想起我在江边对他说在一起的时候,他摸着我的头:程小雨,我一无所有。我摇摇头扑在他的怀里,一切就这样尘埃落定,无须再多的话语。就算他一无所有,我还是那么义无反顾的甩门而去,坐上了他那辆破旧的摩托车。环着他的腰,我觉得此刻的我拥有了整个世界。我突然在那一瞬间理解了童佳倩为了嫁给刘易阳所做的一切一切,都只是为了一个字,那就是爱。

  我们开始居住在我和许童童曾一起租的那间小破屋子里,白天一起去公司上班,晚上一起回家做饭,日子平静且安逸。他从不会说爱我,我也不会去特别在意,我必须给他时间,去忘记许童童带给他的伤害。然而,在许童童离开的第三个月后,也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三个月,宋念仁最终还是把那枚戒指买了回来。 那一晚他喝的迷酊大醉,抱着我痛哭流涕。他说他想许童童,想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那么多艰难的日子都走过来了,为什么在他有能力买下这枚戒指的时候,她却不在身边。他紧紧的抱住我,仿佛要镶嵌进骨头里,鼻涕和眼泪全灌进了我的脖子。 他柔情脉脉的看着我,拉过我的手:童童,这枚戒指我亲自给你带上。然后霸道的将我在锢在怀里。那一刻,我僵在原地。接着牵着我的手到了床边:童童,我抱着你睡觉。然后看着他安静的闭上眼睛,嘴角溢满笑容,满足的像个孩子,整个过程,我一直像个木偶一样受他摆控。那一夜,我彻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