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感人故事 > 你不来,我不老

你不来,我不老

时间:2016-11-02 17:38 点击:
 

  跳开时间的掌控,我在黑暗中不老不死。褪下人类美丽的瞳眸,我穿过残存于世上的幻象。

  曾经的曾经我以为那是短暂生命的终止,却迎来了无休无止的日夜。看透四季,看腻山川,看淡生死,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为之动容。

  依稀记得曾经的自己说的一句话:落花独殇,不如化泥,来年春发,仰看新花。然后没有然后了,时间过去太久太久,我甚至已经忘记自己最初的名字,在岁月的长河中我仿佛拥有过无数名字,却不知道真正那个自己在哪里。

  紫色的闪电此时正划过靠窗的天空,随后发出一声震耳得响声,家里的窗子上的玻璃没出息得吓得咯咯作响。我想曾经的我应该是一个会趴在窗口,同时又裹着被子只敢偷看天空的小女孩,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南有乔木,雅望天堂》这本电影说实话并不喜欢看,但是里面的一句话我非常的喜欢,那便是你不来,我不老。

  这句话让我相信,我的存在总是有它的意义的,我到底是在等着谁,我无数次的问自己,我的内心无数次用沉默回应于我。

  直到有一天他出现了,正确来说他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出现了,我们的频率在无数次擦肩而过之后终于相遇了。

  活在这个世界上太久,接触得人越多,我感觉离这个社会就越远,渐渐地我将人类与我划分开来,也许还是会有必要的交集,可是我终究是不会再在意些什么,因为我总想着他们都会死,那些恶语相向的人,我对自己说不要在意,他们的生命太短暂了终有一天会在我的生命中消失,那些待我如亲的人,我也对自己说不要在意,因为我不想对着他们的遗照放声大哭,这样很丢人,而我一直都在重复得做这样的傻事情。

  记得就在不久前,我一个算得上好的朋友离开人世了,她九十多岁。然后最为朋友的我又哭了,旁人问这是谁啊,哭得这么惨。她的女儿尴尬得说,我是好朋友的孙女。面对这样的角色互换,悲从中来。朋友走得很安详,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什么残魂。

  那天下午一个人冷不丁得出现在了我的世界,从那天起我的世界开始有了不一样的色彩,对于他我并不想多描述什么,因为在我的眼里大抵这世界上的人都是小屁孩。

  而我将他与那句“你不来,我不老,”成功的对应在了一起。他总说虽然相隔千里,可是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他说的,我信了,也感受到了,我开始盼望着和他相遇,即使我们之间存在着同样棘手的问题,是的,我已经准备好在他的葬礼上放声大哭了。

  他来了,可并不是我希望的样子出现的。我一直想烫一个头发,可是谁会相信这几百年来,我从未烫过卷发。是时候改变一下自己了,这么想着我便踏进了理发店,虽然时间已经与我无关,可是我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

  理发店的客人越来越少,墙上的时钟越走越快,发型师们坐在位置上玩手机或者打呵欠,时间已经是22点。我成功得在众人焦灼等下班的目光下将一头直发烫成了泰迪同款卷毛。

  我和理发师们同时离开理发店,一只小狸猫端坐在我的车子上,赶了几次,它似乎很钟情于我的车。既然如此倒不如乘此机会给小猫咪来上几张,这么想着我掏出了手机给它拍了起来。

  小猫任我拍,可是突然得它站起身子,盯着它的正前方,似乎看得很出神。循着它的目光看去,马路上隐约有一个搬着凳子摇着扇子的老婆婆。起初我以为小猫是在看她,可是随着一辆汽车缓慢开过,老婆婆搬着凳子坐在车子顶上,她应该是想搭个顺风车兜兜风而已,希望这辆车的主人可以平安回家。有残魂的地方,容易发生意外。

  小猫依旧没有回过神,于是我继续向马路另一头看去,那里停着一辆红色汽车,旁边站着的是他。双手插在口袋,歪着头朝着我微笑。

  我模拟过千百万次我们相遇的场景,可是他的出现不在我的模拟之中,透过他的身体,马路对面围墙上的涂鸦清晰可见。我逐渐意识到,他并没有发现我看得见他,这时候猫儿的主人,理发店旁边得小吃店老板娘将小猫召唤了过去。

  此时此刻,我并不想和他说话,要是说话那老板娘定会将我看做是神经病,于是我假装淡定得上车准备回家。

  还好一路上并没有什么车,否则我想我一定会一头撞过去,不是因为有残魂跟着,而是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脑子一片空白。

  回到家关上门,没有见到他,说不定是在某个角落走散了。这么想着忍不住趴在窗口的书桌上哭了起来,他死得也太早了,这个坑货。

  他应该是寻着自己的感觉从千千万万人中过滤寻找到我微弱的电波,如果可以我宁愿他找不到我,即使那样会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也好过现在的情况。

  隔着千山万水,我们期待着彼此相见,却不曾想到相见却已是阴阳两隔。正使劲哭呢,背后一阵凉意,猛然转身正对着的是那孩子放大的脸。即使知道并不会相撞,我还是吓了一跳,我的房间何时有过残魂。

  人们的东西之所以会折旧,其实多半都是因为残魂的存在,不一定是人的残魂,万事万物若有执念便会存魂。

  他睁着大眼睛盯着我看,伸出手似乎想将我脸上的泪水抹去,可是几次无果后他放弃了,掏出手机开始按。

  “叮咚”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今天真的是见鬼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人都不在了还可以玩QQ,这是多么可怕的深仇大恨蓄积的力量。

  “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没事吧?”我将消息发了过去,没有听到他的手机响,但是他拿起手机看了起来,随后又是快速的一连串打字。默默感叹就算是活了这么久的我也没有他这惊人的手速,可怕。

  “我没事,就是不小心从楼梯摔了下来,现在状况有些不好,”回复完他开始耐心等待我手机接收到消息。

  看到回复消息我真的想哭又想笑,这叫做没事,魂儿都飞我这儿了还说没事,从楼梯上摔下来,叫做有些不好!我一直以为自己够乐观了,现在才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等等,他这乐观的劲一点也不像是有深仇大恨的样子。那他为什么会找到我?心中莫不是有什么没有完成的遗愿?所谓执念?哇靠,不会是想变成残魂不可描述我吧?不不不,这孩子不是这样子的人。

  “魂都飞我这里来了,竟然说没事!”我小声嘟囔道,随后看见他不可思议按手机发消息道:“唔~你怎么可以看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