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如果全世界都反对,也要和你在一起

如果全世界都反对,也要和你在一起

时间:2016-11-07 20:36 点击:
 
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夜来临,一切都是空虚的。能让人释放的,也只有那夜间的狂欢。 子沐,一个长得干净阳光的帅T。最近经常出没在这间夜店,利用喝酒抽烟消化心里那难以诉说的苦,只为祭奠那失去的爱情。 子沐:这个故事的主角T。墓墓:这个故事的主角P。

她们之间的爱情、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她们还可以相拥相依,还可以像其他情侣一样一起穿着情侣装逛街,可以去彼此的家对长辈开玩笑的说是来蹭饭。在她们爸爸妈妈的眼里,却只是以为她们是闺中蜜友,是纯纯的友情。但家长们并不知道,那是爱情。因此,出于闺蜜的身份,子沐的妈妈很喜欢墓墓。但墓墓的爸爸妈妈却恰恰相反,或许是觉得子沐身为一个女孩,却打扮得不男不女,因此反感吧!所以,这便成了两人爱情中小小的阻碍。她们的爱情只有她们的好朋友晓得,没怎么被公开,毕竟她们的爱情是不会轻易被人接受的。直到二月末的那天,不知墓墓的妈妈从谁口中得知了子沐跟墓墓的关系。墓爸跟墓妈经过商量,决定带墓墓离开这个城市。晚上墓墓放学回到家,墓妈吧这个想法告诉了墓墓。墓妈:“墓墓呀,回来了,快过来,妈给你说件事。”墓墓:“嗯,妈,什么事呀?”墓妈:“你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明天给你转学,我们一家人去上海。”墓墓:“我不去,这事怎么不跟我商量?而且还这么突然。”墓妈:“现在不正给你说着吗?墓墓乖啊!快去收拾东西。”墓墓:“妈,我不去,我喜欢在这里上学,我喜欢这里的生活,我舍不得……”墓妈:“这次可由不得你了,而且我们这次过去是长期居住在那边了,不再回这里来了,等你大学毕业了,妈就给你找个男朋友订婚、在那边结婚,一直生活在那边。”墓墓不再说话,她听着妈妈为自己安排好了的一切,她想着子沐,她舍不得她,她舍不得子沐,她舍不得离开那个她爱着的女人。但墓墓明白,无论自己如何反驳,最终还是于事无补。她不想让爱她的爸爸妈妈失望,她想当一个孝顺的孩子,所以她这次只有让子沐失望了。这夜,她哭着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墓墓已经欲哭无泪了。下午两点的飞机,她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她准备去见子沐最后一面。跟子沐约好、子沐如期而至。跟子沐见面了,该怎么告诉她我要离开的消息?墓墓在心里想着。墓墓看着那个她爱着的女人大摇大摆微笑的向自己走来,墓墓也朝子沐挤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现实总是残酷的,该来的始终要面对。墓墓:“子沐,我要离开这里了,下午两点的飞机。”子沐脸色变得沉重起来:“什么时候回来?”墓墓:“妈妈说不会再回来了,还说等我毕业了、就在那边给我找个男生结婚、生活……”子沐:“哦!”墓墓:“亲爱的,再见了。”两人没有祝福(因为她们都不相信这是结局),两人同时转身,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在转身后滑落侧脸,才发现、原来眼泪也变得苍白无力了。子沐在心里说着:“亲爱的,那骄傲与冷漠不是真正的我,其实我很懦弱。”墓墓也在心里说着:“子沐,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回来,我爱你。”下午两点还是到来了,本以为事情会有什么转机,才发现事实已成定局。墓墓还是离开了这个她爱的人所在的城市。 回到现在(一个月后)。子沐整天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借烟酒消愁。人也变得憔悴不少,开始消瘦,偶尔还跟别人打架。而墓墓呢?她的话也越来越少,在学校也没有什么朋友,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只是懂得了好好学习(她想有个辉煌的前程,才能回去找子沐),只是每每想起子沐的时候嘴角总会扬起一抹微笑。一年后,子沐跟墓墓都毕业了。都有了工作。墓墓因为在学校努力的学习,所以她现在的工作工资待遇都还不错。子沐却只有做着小工,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其实这样也好,太过劳累就不会有时间去想太多了,就可以回到家躺上床就睡着,第二天依然如此)。现在,墓墓在计划着什么时候回去找子沐。却不知的是、墓妈也在给墓墓思量着找男友的事。墓墓在上海又生活了一年,春夏秋冬、季节轮换、白天昼夜、不改的依旧是思念,子沐也是如此。残酷的事,终于来了。墓妈替墓墓约好了那个她为墓墓找的男友。让墓墓去跟那个男的见面。墓墓打死也不肯去,可她的妈妈……好吧!她想做个孝顺的孩子,毕竟妈妈也是为了自己好,最终还是妥协,随妈妈去了。见了面才知道,妈妈的眼光果然不错,那男的长的挺帅的、挺阳光的、挺高的。不过呢!墓墓就是对他提不起兴趣。那个男的叫单枫。单枫好像挺喜欢墓墓的,墓妈也看出了单枫的心思,便笑呵呵的问单枫:“单枫啊!你觉得墓墓怎样?”单枫:“呵呵,阿姨,墓墓很好啊!很优秀。”墓妈:“墓墓啊!你倒是跟单枫说说话呀!彼此多了解了解。瞧,单枫这孩子多懂事。”墓墓:“无话可说。”墓妈:“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呵呵,单枫,你喜欢墓墓吗?”单枫:“呵呵,呃~挺喜欢的。”墓妈:“那好,你们下星期就订婚、下个月结婚。”墓墓急了:“妈,我可还没同意呢!怎么这么快?我不会跟他结婚的。”墓妈:“这事我来做主。”墓墓:“妈,从小到大,什么事都是你给我安排好的,一直以来我什么都听你的,就连当初离开四川我也是听你的,可是这一次关于我一生的幸福,你就要这么替我决定了吗?”一边的单枫见母女间这样,便觉得很尴尬,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墓妈听见自己女儿这么说便急了:“这事我来做主。”这一次的见面就这样不欢而散了。其实,墓妈那样做也是有苦衷的,毕竟让女儿跟一个同性在一起会被别人耻笑的。而且在中国这个还不开放的国家,两个女人在一起很难有未来的。话说,哪个母亲不想让自己的子女幸福?自从那次见面以后,单枫每天都开车接送墓墓上班下班,这些都是墓妈安排的,让他们可以多一点时间相互了解。单枫也尽量让墓墓看到自己的好。毕竟,单枫是真心喜欢墓墓。其实,单枫早就认识墓墓了,只是墓墓是那次见面才认识的单枫。单枫一直以来都在关注那个可爱的女孩。如今单枫又有可以跟墓墓在一起的机会了,所以单枫现在是倍加珍惜。这一周以来,墓墓也明显感受到了单枫的好,但是在她的眼里,单枫跟她更适合做朋友。订婚的日子到了,墓墓配合的很好。在墓墓眼里,她觉得订婚只是过程、结婚才是结局。所以,只要没有结婚什么都不算数的。而且这样也可以使父母对她省心一点。订婚以后,墓墓也渐渐的开始跟单枫交流,时不时的说说笑笑,每次单枫的话题总会吧墓墓逗乐。而单枫也开始以为墓墓开始接受自己了。 自从墓墓离开后。子沐跟墓墓就没有联系方式了。突然间,子沐好想跟墓墓说说话。好久没有听到墓墓的声音了。她……现在还好吗?呵呵!每次想到墓墓的时候,子沐总是会笑,也只有那个时候才难得见她一笑。两年了,这两年来,墓墓还记得我吗?是不是已经结婚了?有没有想过联系我?呵呵,也许墓墓现在很幸福吧!墓墓,再等等,再等一阵子我就来找你。可是……你去了哪里?你现在去了哪个城市发展?一切都杳无音信,我要怎么找你?  上海这边,墓妈在给墓墓挑婚纱。墓墓很配合,呵呵呵,真的很配合呢!明天就该到了单枫跟墓墓的婚礼了。这天晚上,墓墓终于感受到了沉重、她想阻止这场婚礼,最终墓墓去找单枫了。墓墓告诉单枫她不想跟他结婚、她不爱他。可是单枫却说:“没事,我爱你就好。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墓墓:“可是……我有喜欢的人,我爱她,我只爱她……”单枫:“谁?”墓墓终于把一直未提起的这段不被世人接受的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单枫。墓墓告诉单枫:“我是女人,同时我也深爱着一个女人。呵呵!是不是很惊讶?是不是很可笑?我爱她。这两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她。这两年来,我只有靠我跟她以前的回忆过日子。你知道吗?我每次在夜里想她的时候我都会哭,因为我爱她。我每次想她的时候也会笑,因为很快乐。你懂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只是相互折磨吗?两个没有爱的人在一起、只会使我崩溃。所以,单枫,取消婚礼吧!你会找到属于你的唯一,你会找到一个爱你的好女孩。”单枫听到墓墓说她自己喜欢一个女人,明显是被惊讶到了。可他还是顽固的说:“我爱你,婚礼照常举行,好了,你走吧!明天教堂见。”墓墓听到单枫这样说,顿感崩溃,她知道爸爸妈妈也不会同意取消婚礼的,便无助的离开了单枫家。回到家,墓墓的房间只剩空虚和无奈。想起她爱的子沐、她们之间快乐的回忆,每一个点点滴滴的画面都是她的致命伤。她知道这一切已成定局了,即使自己有千万个不情愿,她知道自己不能反驳,因为不能让父母伤心。她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感受,长这么大了,父母养自己也不容易。父母都老了,应该多听听父母的意见,应该好好的孝顺父母,听爸爸妈妈的话。这夜、她彻夜未眠。 第二天,婚礼如期举行。教堂很大、婚纱很漂亮、可惜……新郎不是你。亲戚朋友都来齐了,婚礼开始。在神父念完誓词问那句:“你愿意吗?”单枫说出了那句:“我不愿意。”顿时,面容憔悴的墓墓抬起了头、直直的盯着单枫,好像不敢相信似的。单枫却故作轻松的对亲友们说:“大家抱歉,我想婚礼应该不能进行了,我不爱她,对不起,给大家带来了一个笑话,请原谅。”之后单枫又轻松的对墓墓说:“去吧她找到,我们……呵呵,毕竟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去吧!”墓墓的爸妈跟现场的亲友们都呆滞了。墓墓听到单枫那样说,高兴得不得了,跑出礼堂,立刻订了张去四川的机票。墓爸墓妈看到女儿跑出礼堂,没有阻止。墓妈觉得:“或许墓墓的选择是对的,做父母的不就是想让自己的子女幸福吗?这是墓墓自己的选择,她会幸福的、墓墓会幸福的。”墓墓到四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下了飞机,立刻马不停蹄的向子沐家奔去。 子沐家。子沐妈:“嘿,是墓墓啊!好长时间没见了,这两年去哪里了呢?”墓墓:“阿……阿姨,子……子沐在哪?”墓墓气喘吁吁的问着。子沐妈:“她呀?呵呵,她工作还没回来,应该还有十分钟,你等一会啊!”墓墓:“嗯!好!嘿嘿。”子沐妈:“阿姨去给你倒杯水。”墓墓:“阿姨,不用麻烦的。”子沐妈:“呵呵,没事没事。” 十分钟后,墓墓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子沐”墓墓冲着门口喊出了声。子沐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是墓墓,对,一定是。“墓墓”子沐抬起头直直的盯着墓墓喊出了声。墓墓跑过去跟子沐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墓墓:“子沐,这两年来,我好想你。”子沐:“我也是。”彼此都哭了、然后笑了。随后,子沐冲屋里喊了几句:“妈,我跟墓墓出去走走,晚点回来。”子沐妈:“嗯,好。”其实,子沐妈妈早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墓墓这件事、而不是朋友的关系。庆幸的是子沐妈妈不反对她们的恋情,反而支持!只要子沐幸福就好。如今墓墓回来了,就让子沐好好把握吧! 子沐跟墓墓来到了一个很宽阔的草坪。两人躺在草坪上闻着青草香。夜、夜的那么美丽。她们躺在草坪上细数夜空的繁星。谈论着这两年来彼此的成长和生活。她们说说笑笑,真的很幸福。突然子沐说:“好久没唱歌了,墓墓啊!我唱首歌给你听。”墓墓:“好呀好呀!嘿嘿。” “一闪一闪亮晶晶,留下岁月的痕迹,我的世界的中心,依然还是你。一年一年又一年,飞逝仅在一转眼,唯一永远不改变……” 子沐:“唱完了,嘿嘿。”墓墓:“那我也给你唱几句咯!”子沐:“嗯,好。” “我可以,陪你去看星星,不用太多说明,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我不想又再一次和你分离,我多么想每一次的美丽是因为你……” 墓墓唱完了,两人彼此沉默。过了一会儿,“墓墓”还是子沐打破了沉默。墓墓:“嗯?” ………………继续沉默………………又过了好一会,“子沐”墓墓冲子沐喊了一声。子沐:“嗯,墓墓。”墓墓:“就算全世界都否定、我也要跟你在一起。”子沐:“呵呵,我也是,我不会再错过你了。”墓墓:“子沐,我爱你。”子沐:“老婆,我爱你。哈哈!” “今生相依、不离不弃”这是子沐跟墓墓在这个星空下喊出的誓言、一辈子的约定。 一年后,子沐跟墓墓在美国举行了婚礼。来参加婚礼的人很多,祝福也满满的。单枫也来了。墓墓:“单枫,那天谢谢你。”单枫开玩笑的说:“谢什么谢嘛!没事,都是兄弟。再说了、我怎么……舍得……拆散……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呢!我还没那么心狠呢!哈哈哈!”两人都乐呵呵的笑出了声。 …………神父:“新郎,你愿意吗?”子沐:“我愿意。”…………神父:“新娘,你愿意吗?”墓墓:“我愿意。” 参加婚礼的来宾看到这对夫妻,都在场纷纷祝福。一切都是开心的气氛。来宾们:“哈哈哈哈……,恭喜恭喜。” 执子之手丶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