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美文 > 流失的落叶

流失的落叶

时间:2013-07-21 19:36 点击:
 

她走了,踏着铺满枯叶的小径走了。

这是条弯弯曲曲通向她村子的小路,路两旁的洋槐树上,叶子早已落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在秋风中瑟瑟颤抖。

我送她到小路口,她的村子隐隐可见。我们不约而同地住了脚。她用幽幽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低下头盯住自己的脚尖,脚尖下意识地踢着土路。我明白,就要分手了。心中似有很多话要说,但却无从说起,喉头梗塞的难受。我怕开口,怕克制不了自己,那不争气的泪会掉下来,还是这样默默对视的好。

她抬头望望阴沉沉的天空,终于开口了:“鹏鹏,别送了。天快黑了,看样子要下雨,你穿的又那么少,快点回家吧!”说完,飞快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转身跑了。我手摸着被她吻过的脸,呆呆地站在那里。唉,这苦涩的初吻呀······

夜色渐渐吞没了她娇小的身影,她的哭泣,她踉仓的脚步声也随着夜风去了······

一阵秋风扫来,我不由打了个冷颤。像从梦中醒来,不得不承认现实一样,我彻底醒了:她走了。一阵晕眩,我赶紧扶住身边的一棵树。一串凉凉的液滴流入嘴里,咸咸的。我索性闭上眼,任它流个痛快。

天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我冒雨摸黑走了八里路,回到了县城的家

妈妈开门看到我,如同找到丢失的珍宝,心肝宝贝地哭了:“小鹏,你去哪了?我和你爸都快急疯了。看你淋得精透,快把湿衣服脱下,小心感冒。饿了吧,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春卷,还有红烧鸡。”我摇了摇头,淡淡的说:“妈妈,我不想吃,我有点不舒服,想早点休息。”妈妈吃惊地站住了“小鹏,发生了什么事?”我还是摇摇头。她伸手摸摸我的头,我推开了她的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妈妈,你怎能知道儿子的心在流血呢?

这一夜,我失眠了。听着窗外淅沥的雨声,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想此时的她在干什么呢,是和我同数窗外的雨滴,还是在暗自哭泣?她瘦弱的身体怎能经得起这秋风秋雨的袭击?我眼前闪出一年前她到我们班时的情景······

那是个莲子飘味的季节,我刚上高三。

开学第一天的早上,班主任带个梳两条辫子的女生来到讲台前“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我们高三(五)班又多了个同学,她叫陈美君,是新转来的,以后你们要互相帮助。”

好奇心的驱使,我装作不经意地用眼光扫了她一眼。这一眼,我几乎呆了,她很美。漆黑的弯弯的柳叶眉,一双细长的眼睛,有点古典美的韵味。白白的皮肤又使她显得很文静。

她不安地用手捏着衣角。老师介绍完后,她脸红着笑了笑,低下了头。从此,她就是我们高三(五)班的一分子了。

大概是女生的天性吧,她们常爱三五成群叽叽喳喳议论人,特别是对新转来的。而我们男生对此则不屑一顾。

果不其然,下课后,她们围在一起评头论足:长得挺美,只是土不啦几、呆里呆气的。听说是下边学校转来的,学习肯定不怎么样!

我是这个班里的学习尖子,老师的宠儿,一向很自信,根本没把她当做竞争的对手。

万没料到,期中考试,她这个呆里呆气不起人眼的新生竟获得全班第一的好成绩,一向名列第一的我则屈居弟二。我对她有点刮目相看,不敢小瞧她了。同时暗下决心,下次决不能败在这个女生手下,那太丢我们男生的脸了!

元旦到了,我们班开了个联欢会。那晚很热闹,同学们玩得很尽兴。我在会上朗诵了即兴做的诗。虽然写的不怎么样,但为了不拂大家的兴,我还是读了,我无意中看到,她听得很专心,显得很激动。

高中三年,这是大家在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元旦了。明年的今天,同学中能有几人相聚在一起呢?再说紧张的学习,神经就像绷紧的玄一样,难得松弛一下,大家也就难得趁此机会彻底放松了。

晚会很晚才散。我帮着打扫了一下教室,把桌椅摆好,最后离开了教室。

毕竟是冬天了,真冷呀。我把大衣的领子竖起来,缩着脖子,戴好手套,又把棉帽子的帽耳放下,护住耳朵,弓着身子,急急走出校园。

黑暗中有人叫我,吓了我一跳。天很黑,看不清是谁,听声音好像是女生。我心跳加快了:是谁呢,这么晚了,叫我有什么事?

我停住脚,原来是她,陈美君。“你能把你刚才朗读的诗稿给我看看吗?”

我犹豫了片刻,便从口袋中掏出,大大方方递给她:’“当然可以,写的不好可别见笑啊”她道声谢谢就走了。

她也懂诗?我心里好笑,总觉得诗和她有点呆的外表联系不上。

星期六上午最后两节课惯例是作文课,平时老师出了题目或讲点写作要求后就走了,让我们自己写。但今天老师一反常态,不像原来那样竟自走开,却走到了她的桌旁。

我不由把目光转向那里,只见老师一手拿着一叠稿纸另一手指点着,似乎在评论者什么,显得很激动。她呢不住地点头称是。

两节课很快过去。她把昨晚借的诗稿还给了我,同时还把她写的诗递给我:“看看我写的不成文的诗,,你也别见笑啊!”我接过一看,才知老师刚才是在评论她的诗。只见上面红笔点点,有修改,也有眉批。

我很快被吸引了。不得不承认,她的诗写的确实好,清新秀丽,委婉含蓄。它仿佛是条纯净的小溪,涓涓流入你的心田,使你的心变得纯净、透亮。相比之下,我的就逊色多了。

我,又一次败在这个不起人眼、土里土气的女生之下。

共同的爱好,我们之间的话多了。晚饭后常在一起学习。我们读普希金、雪莱、拜伦的诗,欣赏莫泊桑、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的小说;评论谋篇作品常为一些意见不一的问题争得面红耳赤,相持不下。与她熟识后我发现,她很健谈,知识相当丰富,尤精于古典诗词。

当然,闲暇之余我们也常在一起谈理想。她想报考一所全国重点的高等学府,最好是毕业后能从事文学创作,或做一名编辑,这样有机会与她喜爱的文学作品接触。我想报考师范大学,我从小就想当一名教师,那是多令人尊重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