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美文 > 我在原地-看着那世界流浪

我在原地-看着那世界流浪

时间:2016-11-01 17:55 点击:
 

   什么时候变得不安,和没有归属感。然后还一味任性地埋怨,这不是我的错,如此焦躁,和孩子气的自己。忍不住的想放逐和流浪。苏看着依旧苍白的自己,像蒲草一样飘来飘去。

 

   苏第一次单独远行,是一个漫长的暑假,然后第一次见到他。苏本来打算一个人从成都骑车去拉萨,骑了十来天,路过了西宁,西宁的小旅馆有一面广告墙,有一副漫画吸引了苏,是一个男孩夸张的头像,下面写了一行小字,包车电话,苏想尝试一下游客的感觉,就打过去,对方说纯正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可用他的嗓音说出来,有江南的温润与柔和,很是好听,苏和他约好时间。

 

   他开着一辆老掉牙的军用吉普,人却干净的过分,白色的棉布衬衣落落无尘,微笑,淡定,从容,透明,远远望去,还有一点点离索群居的味道。苏微微诧异,可不曾过问,心血来潮地砍价,包车一天从50砍到30。他没睡醒似的点头。苏还记得那辆车子还保留着老式的卡带机,他放着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跟着一起吹口哨。这首歌,苏后来听了很多遍,都没有他车上沙哑的卡带好听。

 

   他突然开始自言自语,苏不奇怪,也不发问。在那张磁带反复的循环中,听他讲流浪的故事。他比苏大了5岁,大学没读完就跑出来了,从北京到内蒙古,新疆,西藏,甘肃,青海······

 

   西边的空气自由,他说。他到过新疆的塔城,那里有兵团的农场,大草原辽阔无边。他说,人在边疆感觉会不一样,站在遥远的边境线上,风景其实很单调,有时候,出奇的安静,安静得像世界的末日,让人觉得渺小,有时候,有很大的风,从边境线上吹过来,走在风吹过来的方向,又觉得自己总算没白来世上一遭。不知为何,苏觉得他有些忧伤。他从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也许是一场恋爱的时间,厌倦了,也就走了。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