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美文 > 放爱一条生路

放爱一条生路

时间:2016-12-11 19:38 点击:
 

  前段时间,《少帅》热播,张学良、于凤至、赵一荻之间的情感纠葛又一次被大众消费着。很多年以前,我看过一部电视剧《张学良与赵四小姐》,那部剧距离现在应该有二十多年之久。印象深的,是于凤至的大度雅量成全了张学良与赵四小姐,他们三人的关系在于凤至的退让下和谐融洽。在这场爱的角逐里,凤至不是女人,而是圣人,但即使是圣人,在男人的不爱里,照样可以输得一拜涂地。爱情,并不能靠单方面的圣母式付出闯出一条生路。

  微信热文《她是张学良伤得最深的女人》,写尽了凤至凄苦苍凉的一生。西安事变之前,她耳听着,眼看着,心感着,张学良与赵四的温情缱绻;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选择了赵四小姐陪伴铁窗生涯,多情与无情就在一人,一念之间。从此,凤至与她执念的爱天各一方,沧海茫茫。

  她是一个多好的女人啊,这条错误的爱的疏途耗尽了她的一生!婚姻离散,故土难归,儿子夭亡,孑然一身,癌症侵袭,身体残缺,世间的苦楚一一尽尝。可她依然执着,在这场根本不是爱情的在场里,一丝一缕,一点一滴为那个男人编织羽衣。这哪里是在爱他,分明是在爱自己的事业,爱得悲壮,爱得荒凉,爱得让人不忍直视。可最终,她还是抵不过命运,将自己输得彻彻底底。我一直很残忍地狐疑,张学良在半个世纪里未曾见过或想要见她,却在她死后,说她是自己伤得最深的女人,其目的,还不是去看她,只不过想矫饰地寻求灵魂的慰安罢了。

  人性的复杂,人生的劫数,已很难用对错来形容。凤至的爱,走得高端,走得孤绝,走得英雄主义,她从一开始,就将爱会错了意,就将意误解了心。然后,一生坚守,在这场错误里无法自拔。

  如果,能放下执念,该有多好;如果,能小马过河,该有多好;如果,能将心囚打开,该有多好!这样好的一个女子,哪里会少好男人的爱啊!

  在执念里,总以为先入为主的那个他世上绝无仅有,只此一例。其实,爱情原本就是分段行走的,这与人生一样。能携手一生最好,不能,就罢了,把它当作人生的一段路,然后,再去寻求他样路径。路径如不通畅,那就在自己做的事情里安顿身心,超越自我,爱上众生。女人,如果败在男人手里,人生太过不甘!只可惜,凤至的人生里没有如果。

  又想提起张幼仪,那个被徐志摩抛弃的女子,在人生的后半段,要事业有事业,要爱人有爱人,要安有安,要好有好。比起她前任的轰轰烈烈,她的人生却在静美中让人尊崇。

  在爱的面前,人之龙凤也好,人之乌鹊也罢,其本质没有差异。好友淑断舍离,放弃了一场鸡毛婚姻。舍去之后,她遇到了那个刚刚好的男人。她有一个女儿,男人待女儿视如己出,非但如此,男人的家人们也待她们视如己出。弟兄两家,在过年时,吆喝着住在一起过年。平常假日,只要有时间,便你来我往各小住几日。淑的女儿享受着万千宠爱,淑呢,更是被养得巧笑倩兮,灿若桃花,同学聚会时,她的颜值远远盖过我们,四十岁的人了,看上去也就不到三十吧!更让我动容的,是淑急切地想再生一个孩子,男人却急切地阻拦着,他生怕淑高龄生子,风险太大。爱与不爱间,真正是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啊!

  可是,如果死揪着不放,又去哪里遇上合适的新人呢?任何时候,请不要过于地自信和他信,只要能放下樊笼,风景就在不远处,风景一定会在不远处。放爱一条生路,其实是在成全自己,可惜,凤至的人生里再也不会出现此番景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