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其他小说 > 我爱上了我漂亮的姨妈,我的处男给了我的小姨

我爱上了我漂亮的姨妈,我的处男给了我的小姨

时间:2015-04-01 20:35 点击:
 

  首先声明一下,本文章其实并非原创,据说相当久的一段时间以前,便有人首发在了某社区。

  我自己是在无意间浏览到了本帖,于是一路看了下去,发现内容虽然大胆了些,但文笔还算不错,细节描写也还到位,总之,看上去算是一篇情感比较真实、丰满的文章。小编觉得好文要与狼们一起分享,所以,斗胆发在这里,希望管理审核通过。这是一个小姨与外甥的故事YY文章,文笔细腻,让人不知不觉就看下去了,直到故事看完,不信?那你就看看吧。

  小姨和外甥的情爱故事(之间相隔6、7岁),一般人咋一看便接受不了;所以谩骂的不少,但持包容、理解态度的也有。

  我自己对性,一直秉持一种宽容和保留的态度,毕竟在这个提倡开明的时代,一般之间发生的情欲纠葛,既有足够的经历和智慧去理解这种事情,亦不会因为过大的社会舆论力量而产生较重的心理扭曲;毕竟这是人之本性嘛。

  本文讲的是一个刚上大学的毛头小子和他漂亮活泼的小姨之间的情爱故事,描写细腻,语言活泼,较为贴近都市现代人的心理生活。

  说它大逆不道也好,有悖人伦也好,不过总算是描写出了一类人的情感和生活。另外,关于此类题材的东西,本文也并非首例,之前徐克的《黄飞鸿》里的黄飞鸿和他十三姨的故事早已巷人皆知。

  以下便是我稍稍修改后的一个版本:

  第一章:

  小姨是我真正的小姨,只比我大六岁,是母亲最小的妹妹。母亲姐妹四人,母亲是老大,而小姨是老四,母亲比小姨大十七岁,母亲待小姨格外疼爱,而我与小姨自小关系也格外好。

  2003年,已经大学毕业的小姨在济南的一家外企做翻译的工作已有两年了,而那一年,我正在济南一所大学读大一。

  小姨的男朋友是小姨在大学的时候给他们军训的教官,蒙胧少女对军人的崇拜使得小姨爱上了这个军人;为此姥爷和母亲、二姨、三姨没少教育她,但是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小姨硬是冲破家庭的阻力,与这个军人恋爱了,而且一谈就是几年。好在这个军人很努力,2001年,在自己士兵生涯的第四年,考上了郑州一所军事院校。

  2003年的非典疫情使得整个中华大地一片恐慌,而济南也是一片紧张之中;其实山东只是发现了几例而已。那一年的暑假似乎特别早,没有感到济南这座火炉有多么炎热,假期就来临了。作为大学生活的第一个暑假,从小盼着独立的我早已蠢蠢欲动,想自己找份工作,赚些零用钱花。而因为非典,母亲也不想叫我回家,只是仍然对我仍不放心,打电话给同在济南工作的小姨让她留意下我。

  学校全部清校,突然连最基本的住所也没有了,使得我无所适从;这时小姨打电话过来了,让我先到她那儿去。本不大想去,但因为一时无处可去,所以只好过去了。

  小姨的房子在济南的东边,因为隔得有些远,期间转了趟公交车,坐了两个小多时才到达了小姨住的小区门口。

  小姨已经在门口接着我,因为隔着较远有几个月已经没见小姨了,已经换上夏装的小姨身材显得格外窈窕。小姨有170CM的个头,与我180比起来并不显矮。小姨说和她一起合租那女孩出嫁了,她们一起交了一年的房租,是两室一厅,还打算找个人合租呢,你来住吧。我说好,等我拿到工资给你房租啊。她大笑,你连工作都没找着呢还给我房租,你少气我就好了,我反正一个人也怪害怕的,权当你给我当保镖了。

  我们三拐两拐到了小姨租住的楼上,在三楼,我抗着我的大包小包累的满头大汗,进了门口小姨叫我去卫生间洗把脸。一进卫生间一个圆圆的衣服架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内衣,我的脸突然一下刷的变红了。小姨过来正好看见我的窘态,哈哈大笑,大外甥长大了啊,说着把它拿了出去,自己更加的不好意思。

  洗完脸出来,才好好看了一下小姨的这个家:家具是租房带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个沙发,一个茶几外加一个貌似25英寸的彩电;不过小姨把家布置的很温馨,女人就是女人。小姨给切了西瓜,吃着,小姨问准备找什么工作干干,你这还没毕业的,也就找个暑假促销的短工;我问给多少钱,小姨说你财迷啊,今年非典闹的人家还不知道招不招促销,看看再说吧,找不到安安稳稳在济南报个补习班,学点东西。虽然与小姨年龄差距不大,但毕竟是长辈,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心里想必须找个工作。

  吃过晚饭小姨说,出去逛逛吧,你小姨妈现在已经胖的不行了,再胖没脸见人了;小姨说话的口气永远都是和我用很活泼的语气。出了门,小姨说去看看手表吧,夏天了我准备买个手表好配衣服。在一个商场小姨看到了一款swatch的女表,要八百多。小姨问我好看吗,我说太贵了。没想到那售货员说,不贵啊帅哥,你女朋友戴名表,也显得你有档次啊。我脸又一次大红,还没来得及解释,小姨大笑,对那售货员说,这是我外甥。那售货员也大窘,不助的道歉,小姨把表买了下来,月薪5000多的她似乎花钱永远那么不眨眼。买了表往回走,小姨用手挽着我,一路上回头率甚高,因为小姨无论个头,身材,穿着和长相都是属于比较“潮” 的。

  第二章:

  到家以后小姨先去洗澡了,而我在她房间用她的笔记本上QQ,一会小姨出来了,换上了一个玫瑰红的睡衣裙。我看了一眼,似乎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只得对着电脑屏幕。小姨说,别玩了咱娘俩聊聊。我看了小姨一眼更加的不好意思,又对着电脑问了一句,聊什么啊。小姨问小子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我说我要是交女朋友拉还来您这住嘛。小姨说小子想什么呢,交女朋友让你姨妈我给你把关啊。我说可以,就是不知道在那,我问她和他兵哥怎么样了;她说小孩管那么多风干什么,说完小姨似乎有点伤感,接着说,让F D闹的我们这半年没见了,本来说的五一来济南看我的,我有点理解不了他的心情,说不来就不来,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小姨白了我眼,你个小毛孩子懂什么,洗澡睡觉去。

  早晨醒来,下面又做起了“早晨搏击操”简称“晨搏”,内裤上撑起了帐篷,突然有了尿意,光着来到厕所,推开门,睡眼蒙胧的我刚要退掉内裤,只见小姨正坐在马桶上看着我,我啊的一声赶紧退了出来,跑到自己房中,等听见小姨回房了才跑到厕所抓紧解决了问题,等到小姨叫我吃饭的时候,发现小姨似乎也有点脸红,而我更加的窘态。

  吃过早饭,小姨说给我联系她一个同学,在一个家电商场干经理,说那里招暑期促销,让我过去试试,我和小姨一起出了门,小姨去上班,而我到了那家商场,其实工作很简单,就是干某种品牌的促销员,一个月900底薪,500奖金,听着工作也蛮简单,就答应了。那个经理是小姨的大学同学,不停的打听小姨现在的近况,估计曾经也是小姨大学时期的粉丝。